日子總會提醒我們該做的事,有時候是事情反過來提醒我們日子又過了多久。

 

昨日的聖誕節為學生的我打工度過,節日的氣氛仍然會不時提醒我,一向不喜歡過節,包括自己的生日,我討厭誇大,討厭太過刻意去做某些本來就不屬於我的事情,總歸一句:「不干我的事」。

 

今日的聖誕節無感的參與了一場誇大的聚會,置身其中,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討厭;如果沒有這些事情提醒,可能會醉生夢死得忽略日子過到何時了...

失業後的日子也開始忘了數,夢想仍然還在,嘴裡仍嚷嚷著明天就要開始著手實踐,但已經過了好多個明天,偶爾被提醒會如噩夢纏身驚醒的摔下床邊,不過僅只於此而已。

 

沒有愛的人無法融入其中,更沒有關鍵字可循,大學上了好幾堂的資料庫系統,建立資料的過程是耗時又耗力的,但我的資料庫裡卻怎麼樣也沒有關於愛的連結,更別說建立什麼資料了,這不是我的錯,也不是他人的錯,可是,這卻成了我的「罪」與「惡」。

 

罪惡之人必定受之懲罰,我一人分飾兩角,比跑龍套的演員還忙,一直在罪惡與懲戒之間徘徊不前,我的衝突裡沒有「突圍」,可能是衝突太大,找不到突圍的方式,所以這劇本既難看又煎熬。

 

套用《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》裡的一句詞,「我們的人生,真的是我們所選擇的嗎?」

散場後我回答:不知道!但我希望是。

創作者介紹

Rita的部落格

R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